柚子小文~一個高中生的隨手小筆

2017/03/22
柚子小文~一個高中生的隨手小筆
白犀牛的哀歌

  「一、二、三、木頭人!」我們在山林中,亳無顧忌的玩耍。妳一步一步緩緩靠近,而我在大樹的榆蔭下捂著眼,等待下一次睜開眼的瞬間,能看到妳就在我身後。天真的以為美好的生活一直持續下去,然而失去親人的痛卻在內心癮癮發酵。

  我們在美麗的山頭下,沿著潺潺山泉走下,享受那沁涼的山風,穿過崇山峻嶺向我訴說著幸福;甘美的土壤、那片片綠茵、花兒也在風中搖曳;我們齊聲高唱屬於我們的山歌。在溪旁妳開心的要求著再玩一次「木頭人」,而且這次換妳當鬼,我一口答應。

  「一、二、……」妳仍一鼓傻氣的數著,站在妳的身後,我卻看見了從不屬於這大自然的存在。失去親人的幕幕場景,在這短短兩秒內重複上演。心跳漏了半拍的剎那,妳數到了「三!」,來不及說出的「木頭人」,是我用顫抖聲音,喊出一聲「快跑」的相反詞。

  河床上的波上不再湛藍,妳將妳的靈魂寄託給了河川,盼望它能帶走妳的血液流向真正無憂的大海。看著妳最後一絲的蒼白,很是無能為力。背向著妳,轉身逃離,妳用妳的身軀阻擋了人類對我的貪婪,保有了我苟延殘喘的性命,我逃到森林的最深處,獨自守著我倆的不朽回憶。

  屬於我們的山頭,卻再次受到人類的侵犯,他們恣意濫殺生物、砍伐樹林、山邊設下柵欄,我的生活受到退縮,而他們口中的「保護區」,由來只是對自然生態的囹圄美了名。人類所做的一切挽救,自以為更親近大自然,卻使我成了世上最孤獨的存在,失去了根本,也失去了自我,曾經迴盪在山頭的那首歌已不復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