柚子小文~一個高中生的隨手小筆

2016/05/09
柚子小文~一個高中生的隨手小筆
『高中畢業時,我想跟自己說的一句話』 國立基隆高中-104學年度國語文作文比賽 第一名

人生中,最常面臨的問題,或許就是「捨與不捨」。

有人曾問過我:「為什麼不喜歡種花?」我說:「因為不願意看見它的凋零。」是的,我害怕分離、結束,所以避免了一切開始。

但,人生呢?「如何面臨捨與不捨」的問題,或許是人生中的必要課題,上天因而安排許多類以難關,要我學會如何面對。高中畢業的那一天,代表的是結束還是開始?會是抉別的分離,還是為那美麗邂逅留下伏筆?我不明白,但看著彼此的最後一眼,是難受的。

不能以慢半拍的腳步,走向畢業那一天。卻看著校園裡的大榕樹上,一片落葉,墜落前最後枯黃的紛飛,情緒愈沉重,愈貼近地面。你說:「大樹與那片落葉的不拾,彼此無能為力,只好祝福」化為春泥後滋養著大樹,茂盛後的秋天會再是分離。但這一次的分離,它們懂得也捨得了,我似乎也領悟了些。

在一年半前,我的高中生活起程;一年半後,是結束也是開始。以前的我,畏懼分離,每當夜色來臨,燈火逐窗逝去,只剩下嬰啼和狗吠時,那種喧囂,宛若我對分離的恐懼般,在月色中發酵。現在的我,望想著春天來臨時大樹與片片翠葉相互依偎的幸福,即使深知終要離別,悲傷情緒似乎也少了些,我也不再那麼沉重。

當一個人什麼都沒有時,至少還有自己,那是經歷「分離」的,明白樹與葉的命運,方能在分離後有所成長。向日葵總迎向著陽光,即使夜晚會來,但它從不氣餒。

一花一木,都能了解分離其背後所帶來的成長。而我呢?是否仍哭慟著臉,害怕畢業的那一天?我不希望。等到高中畢業時,我想和自己說:「分離,好比斷了線的風箏,與甚拿著線痛器,又何不抬頭仰望,看著那隨風恣意舞動、翱翔於蔚藍一片的風箏,說著祝福,然後微笑?」

有人說,捨不得的人,就輸了。我這時才明白-與其雙手緊握不屬於自己的,彷彿將自己深陷於心碎的囹圄、成長的梧梏。畢業那天,慶幸著當時的自己能對此時的自己說出這些話。而現在,我懂得了,然後捨得了,最後成長了